你的位置:> 主页 > 关于WTO > 基础知识 > 中国与WTO


加入WT0对出版业的影响

   1999年11月15日,中美双方签署了《中美关于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双边协议》,这标志着中美之间关于中国加入全球最大贸易组织的双边谈判正式结束,从而为中国入世扫清了最大障碍。种种迹象表明,中国离WTO这个被称为“经济联合国”的组织越来越近,一旦加入WTO,中国的各个行业将被进一步开放,作为世贸组织三大支柱之一的知识贸易的一部分,中国的出版业也将受到一定冲击。业内人士说,虽然出版业因为政府政策保护及文化背景等特殊因素,将不会像传统货物贸易如汽车、纺织这样的行业一样受到震幅较大的冲击,但是出版业在经营的理念和方式、产业化的思路及具体运作上都可能受到一定的影响。

  国际市场下的竞争将更加激烈

    加入WTO,给中国出版业带来的一大挑战是国际市场的问题,从世界范围来看,像出版这类行业的产品越来越以世界市场为生存条件和竞争舞台,这对于中国出版业而言是从传统向现代转化的过程。目前,国际市场书刊贸易和版权交易已成为印刷媒介产业经营中重要的组成部分,许多专业从事此类经营的国际专业公司,如英国的布莱克韦尔公司、道森公司,日本丸善株式会社等,它们在图书国际市场上占有较大的份额,但中国现阶段所占的贸易份额相比之下则很小。新闻出版署公布的统计数字表明,1998年,我国图书出口850428种次,为244.63万册,金额为1116.01万美元,而在1994年美国出口图书已达17亿多美元的金额,日本也高达198.7亿日元。业内专家指出:入世后,面临越来越国际化的市场,将促使中国出版业从经营理念到经营实践都要进行一次大的变革。

    从国内市场看,目前中国书业计划体制观念下的粗放式经营仍然存在。同国外出版业相比,中国出版业无论是机制,还是渠道、手段都有一定距离,所谓规模集中度低、重复出版、资源浪费、缺乏创新等问题正成为这个行业前进的阻力,在出版与印刷、发行等相关的上下游纵向产业之间,出版社与其他相关横向行业之间也分割严重,如此种种已经影响了这一行业向前发展。

    春风文艺出版社总编辑安波舜谈及此问题时说:“一旦加入WTO,就必须进入市场化的专业性经营,入世所带来的挑战将会很大,但是也会改变一些东西,譬如,那些靠政策保护完全计划性而无创新的出版社可能因竞争而不得不进行革新,就整个行业来说,目前市场观念淡漠,不重视读者信息反馈,不重视开展品牌化经营的弊病将会改善,因为在今后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有品牌的本土出版社才能够获得发展;而与此同时,在财务管理、法律事务、企业促销、人员培训等方面,出版社都不得不进行调整,以适应日益竞争激烈的市场。”

    像三联、外研社、商务这样的出版社,因为有无形的品牌资产、固定的读者群、一定的作者队伍和版权积累等优势,被业内人士认为将在竞争中具有一定的优势,但无论如何,在将来的竞争中要争得一席之地,品牌化经营和注重本土的文化开放被业内认为是一条好的思路。

  图书零售领域将会是出版业开放的前沿

    由于意识形态等诸多因素的考虑,中国的出版业将可能在开放的限度上被政府有所控制,整个行业目前的开放底数并未有来自官方的确凿信息,但是专家们预测将会有一定和适当的开放。在整个的书业流程中,专家们推测,图书零售领域将有可能成为出版业开放的最前沿。

    这种推测被认为可以从国家的有关政策演变中得到印证:1995年6月,国家计委、国家经贸委和对外经济贸易部联合发布了《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该目录将外商投资项目分为鼓励、允许、限制和禁止四类。出版发行业不允许外商独资经营。但是,到了1997年12月,国家对这一目录进行了修改,并于1997年12月29日经国务院批准,1998年1月1日新目录正式实施。修订后的《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最大的变动就是删去了一个目录,即允许外商投资产业的目录保留了3个,即鼓励、限制和禁止外商投资产业目录。另一个变动就是新目录并没有提到不允许外商在出版发行业独资经营,在限制外商投资产业目录第十六条第一款中这样写的,印刷、出版发行业务(中方控股或占主导地位)。

    对于现阶段的零售领域,在国外居主导形式的是连锁店和图书俱乐部。在未来,则还要加上网上书店,现在国内对于书店连锁进行先驱尝试的并不多,不过无论从经营理念、还是管理模式上都难以同国外同行抗衡。在未来,这些本土化的书店一方面可以从国内学习到外国书店的运作经验,另一方面也将受到国外同行的挑战。

    至于网上书店,中国书业经营者已经投入了大资金运作,甚至有商家为增强竞争力填补市场更大的空白开始与国外网上书店合作,共同开拓国内市场。入世后,也许也有更多的资金可以吸纳于这个项目,并由此使中国的书业信息化进程步伐大大加快。

    可预测的益处

    中国社会科学院知识产权中心副主任李顺德曾说:“加入世贸组织,中国作者、出版社的合法权益会得到更大的保证。”

    他指出,虽然我国早于1992年加入伯尔尼公约和世界版权组织,我国对外国著作权人的作品给予了足够的保护,但却没有给予我国国民以同等水平的保护,现在我们仍然只能享有1990年制定的著作权法的保护。作为一个更为健全的组织,世贸组织对版权的保护要高于伯尔尼公约,一旦我国入世,那么将意味着我们可以享有WTO成员的待遇,在其他成员国,我国国民的著作权将可以被予以同样待遇的保护,此外,在国内,一方面将履行WTO成员的义务,保护外国著作权人的权益,另一方面,立法上将会吸取WTO版权保护方面的有益经验,使我国著作权法的修改更为完善,中国出版社及著作权人将可以在国内也享受到更多规范的保护。鉴于WTO对于非法盗版的严厉打击,业内人士预测,一旦入世,以上行为将会受到更多严厉的遏制。

    由于将更加方便地接受先进的经验,中国在入世后将有一批高素质的书业界人士出现。风入松书店负责经营的经理李山涛先生就坚信此观点。这位经理说:“一批高素质真正意义上的出版经纪人将出现”。在国外,出版经纪人是图书市场中的“润滑剂”和“催化剂”,一方面他们沟通国内出版市场及发行市场,其对图书操作的熟练和对市场的灵敏度将最大限度地整合图书资源,另一方面,在国际版权贸易中也扮演着代理人和中介人的重要角色。目前,中国真正意义上的出版经纪人并未出现,这意味着短期之内,国外操作手段熟练的图书经纪人一时不能抢滩国内市场。随着竞争日趋激烈和日趋与国际接轨,这类本土人才将在不久后出现,而加入世贸组织被认为会催化这一结果的到来。

    其它可预测的机遇,上个月到中国考察的美国Daystar出版公司的总裁David·Schoon先生认为是“中国读者将有更多的书可读,由于进一步的开放,将使中国读者更快地获得更多的信息,尤其是科技方面,这将有助于整个中国人进步。”

    而此外,他还说:“在国外,技术已经改变,使图书业的整个面貌也发生了改观,而在中国,书业的信息化和电子商务这样的项目则相对落后。如果中国成为世贸的一员,他将有更多机会同国外同行们交流,以上的一切问题也许会得到更快的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