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主页 > 关于WTO > 基础知识 > 中国与WTO


加入WT0对农业的影响(七)

    加入WTO对我国农业将会产生哪些积极的作用和不利的影响?我国应采取哪些应对措施?日前,中国加入WTO农业谈判问题资深专家、中国农科院国际农产品贸易研究中心主任程国强博士,就这些问题接受了新闻媒体的采访。

  程国强首先强调,加入WTO对我国农业的有利作用是显而易见的。加入WTO后,我国可享受WTO现有成员的无歧视贸易待遇,降低农产品贸易谈判成本和交易成本,并获得解决农产品外贸问题规范的“渠道”,改善我国农产品出口环境;使我国参与世贸组织的活动由“被动遵守纪律”转变为“主动制定规则”;有利于我国进口资源密集型的产品,出口劳动密集型产品,包括水果、蔬菜、畜产品、水产品等具有比较优势的农产品,从而进一步调整国内农业产业结构和农产品进出口结构;有利于吸引更多的国外资金、技术和管理经验进入我国 农业领域。

  至于加入WTO将会给我国农业带来的不利影响,程国强解释说,这主要是因为我国主要农产品(尤其是粮食)生产成本较高,近年来以年均10%以上的速度递增,国内价格已高出国际市场价格,不具备商业竞争优势;同时,我国农村目前存在的农产品卖难、农民收入增长缓慢、农村劳动力转移受阻等问题,随着加入WTO、市场的开放,有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表现得更为突出。但他认为,这种影响并不如有些人想象的那么可怕,只要应对措施得力,操作得当,就完全可以趋利避害。

  程国强博士说,首先,我们完全可以充分利用好WTO对我有利的规则。我国在参加WTO农业谈判中,一直坚持以WTO农业协议的框架作为开放农产品市场的基础,决不接受超出这一框架的不合理要价。同时,我国实行农产品开放的过程是逐步的、循序渐进的,我们可以采取WTO规定的“特殊保障条款”等一系列保障措施,掌握控制市场开放风险的主动权。我国准备对粮、棉、油等一些重要农产品进口采用的关税配额管理制度,实际上是WTO允许存在的进口保护过渡性措施,其实质仍然是一种非关税措施。关税配额谈判中所承诺的准入量实 际上指的是市场准入机会,而不是最低购买义务。关于关税配额准入量的执行,WTO也无任何强制性要求,其它成员亦无权要求该成员必须完成所承诺的配额准入量。从关税配额管理制度实际执行的情况来看,许多成员并未完成其承诺的配额准入量进口。据WTO秘书处资料,自1995年以来,大部分成员国只完成了关税配额市场准入量的66%,有的进口国只完成50%,许多国家甚至根本没有进口。

  程国强博士认为,我国农业的实际特征也会减少加入WTO带来的影响:农业家庭分散经营模式,使我国农业具有较强的稳定性,不易受到明显冲击;大部分农产品商品率低(粮食的商品率目前最多35%,65%由农民自产自销),对市场信号的反应不可能充分;近年少数农产品走私猖獗,有的走私数量已有相当规模,随着今后打击走私力度的加大,关税下降的影响应打一定折扣等等。

  为减轻加入WTO对我国农业造成的不利影响,将农产品市场开放的风险降低到最低限度,程国强博士建议,除了用好用足WTO对我有利的规则外,还要加强对农业的支持,提高农业生产率,从根本上提高我国农业竞争力。

  就目前得到的消息来看,当WTO之门为中国打开时,中国包括小麦、柑橘、玉米、棉花等在内的农产品市场无疑将对美国等国家开放,相对落后的中国农业将直接面对国外生产者的竞争和冲击。

  早在今年4月10日《中美农业合作协议》签署之时,听着美国西海岸诸州农场主高兴的话语,看着美国西北小麦主要交易场所——波特谷物交易市场小麦每蒲式耳由3.3美元迅速上涨至3.5美元,国内就有专家忧心忡忡地说,农业将是中国入世后受冲击最大的领域,大宗农产品的进口将使中国几百万农民失业。事实真的会是这个样子吗?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部部长陈锡文、副部长徐小青,农业部政策法规司司长杜鹰,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所长韩俊等人认为,中国农业虽然比较原始,但所受到的冲击并不像人们想像的那么大。相比金融保险、电信等来讲,所受冲击要小得多。总体来讲,加入WTO对农业是利大于弊。为什么做出此种判断呢?从市场准入的三个方面(关税减让、进口配额、进口配额的经营)来分析,便可一目了然。

  关税减让构不成冲击

  此次中国同意将农产品进口关税下调,从品种来看,葡萄酒、奶酪关税降得多些(葡萄酒由65%降至20%,奶酪由65%降至12%),而这不会对农民甚至许多市民产生太大影响。

  牛肉、水果会从30%-45%下降至10%左右,但这几个品种正是中国农产品中最具市场竞争力的。因为80年代初我国放开水果价格后极大调动了果农的积极性,果品生产非常丰富。从价格上看,目前我国水果价格大都低于国际市场价格,苹果、鸭梨、柑橘的国内市场价格低四至七成,有较强的竞争力。而肉类产品除禽肉外,国内市场其它肉类价格均低于国际市场。其中猪肉价格比国际市场低60%左右,牛肉价格低80%左右,羊肉价格低50%左右,所以这方面的关税减让不会对国内市场造成冲击。相反,加入WTO会对中国水果、肉类、蔬菜产品的出口有利。

  小麦、玉米、大米、棉花等农产品保持145%左右的进口关税不可能拉大国内产品的价格劣势。目前上述农产品价格高出国际市场二至七成的确是事实,但其成本构成中,流通成本占了很大的比重,而“三提五统”同样占了相当大的比重(这两项几乎占了上述农产品成本的一半,但劳动力成本没有进入构成),这些成本都有压缩的余地。

  在粮食短缺的1994年之前,粮食曾实行过零关税,当时未对中国的粮食市场形成冲击,所以现在保持145%左右的进口关税税率更不会有多大的冲击。

  农产品进口配额在可承受范围之内

  中美双方就大宗农产品在5年过渡期内进口配额尽管做了规定,即从明年起逐年增加,至2004年达到最高,如小麦最终配额930万吨,玉米最终配额720万吨,大米最终配额530万吨。但进口总是在价格合理和有需要两者都存在的前提下发生的。国外大宗农产品的大量倾销是不会出现的。

  首先,从进口的量上来讲,中美在协议中规定,在过渡期内粮食进口配额最大的年份2004年也才只有2180万吨(占国际市场粮食总量2亿吨的11%左右),实际上中国在进口粮食最多的年份1995年曾进口粮食2081万吨,10年后中国再多进口100万吨自然是有承受能力的。

  在1996年10月罗马召开的世界粮食首脑会议上,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的李鹏也讲到,中国的粮食自给率保持在95%是安全可行的。这样说来,按目前国内粮食年产5亿吨计算,5%的进口量即达2500万吨,2180吨的粮食进口配额相比来讲并不高。

  其次,粮食价格不是一成不变的,从价格变动趋势来预测,目前国内外粮食价格的差距会随着进口的增加而达到平衡甚至反转。近两年我国粮食进口比较少,1997年只有400多万吨,1998年500万吨,而这两年国际市场粮价也处于低谷。如果我们进口大量的粮食,国际市场价格将会明显上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部部长陈锡文认为,我国粮食进口量如果达到2000万吨(即国际市场粮食总量的10%),会拉动国际市场粮价上涨30%-40%。这样一来国外粮食将不再具有价格优势,自然不会再进口。因而可以说,即使过了过渡期,没有了配额,价格也可以从中起到调节作用,大量倾销也不可能发生。

  再有,当前高于国际市场价格的农产品,在国际贸易过程中随着汇率的变化也可能变得有竞争力。

  所以,从上面几点来看,目前中美商定的粮食进口配额,不会对粮食市场造成冲击。从这个角度也可以看出,有专家以进口配额数来算中国将有多少农业劳动力不能再生产粮食而失去饭碗,是不科学的。

  棉花方面对美进口配额最高是89万吨,占到国内生产能力的1/5。尽管现在美国的棉花有价格优势,但随着中国放开棉花价格,棉花价格将进一步降低,因此将来除了纺织必要的配棉需要(纺织要有不同的棉纤维搭配)而进口外,价格不会是导致棉花大量进口的原因。配额能在多大程度上起作用很难讲。

  大豆油市场可能受的冲击会大些。中美双方谈判时新增的关于大豆油的配额,在2004年最终配额将达330万吨。无疑,美方在大豆油的出口方面有优势,美国大豆的出油率是19%-20%,中国仅是15%。330万吨大豆油以15%出油率计,要用大豆2200万吨,而中国大豆最高产量仅2100万吨。国内大豆油市场尽管有需求,但中国在这方面没有竞争优势,并且中国大豆脂肪含量低,蛋白质含量高,(而美国、巴西大豆却正好相反,脂肪含量高,蛋白质含量低)因此今后大豆加工可考虑逐步放弃榨油而发展粮食业。

  关税配额的使用对价格控制有利

  美方在中美加入WTO谈判时,对如何分配进口配额的使用有很大争执,因为如果进口配额由国有进口企业专营,可能会对压低进口农产品价格有利,而美方坚持要分开使用,私营部门比例要逐年提高,年末国有进口企业未用满的配额重分给它们,实现最终由私营部门平分,这样竞争可能会对维持美国农产品的价格有利。双方最后达成了妥协:中国国有部门退出豆油贸易,玉米的进口配额50%让给私营企业,玉米、棉花到2004年由私营部门平分,但对小麦的进口配额使用,国有部门将占到90%。这也说明,国家对小麦进口还将保持一定的控制力。

  入世给中国农业带来机遇

  入世不仅给中国农业带来大的冲击,也会给中国农业带来很大的机遇。

  一、享受WTO成员已经享有的好处,改善出口环境,对我国的水果、蔬菜、园艺等的出口将起极大的作用。

  二、获得下一轮的WTO谈判的参与权和制定新规则的发言权,扭转被动接受和承受别人谈判结果的不利局面。比如为了粮食安全,中国可争取制定一定相应原则。

  三、农产品市场的竞争要落脚于质量与价格。而中国的农产品近几年的发展只注重数量而忽视了质量,价格也不便宜,面对国际市场的竞争,将会促使中国农业加紧调整产业结构,向有比较优势的农产品发展,压低不合理的成本,降低价格。

  四、为了改变经营规模偏小导致的粮食等农产品价格居高不下的局面,中国农业将不得不适当扩大规模,提高竞争力,这也需要大量农村劳动力向城市转移,与小城镇建设相结合,加快小城镇建设的步伐,加快广大农村地区工业化的步伐。

  五、为了改变当前许多农产品过剩的局面,改善品质、降低成本,农业需要解决技术水平低的问题,为此必须引进国外技术,从而可以促进农业科技进步,加快农业现代化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