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主页 > 关于WTO > 基础知识 > 中国与WTO


加入WT0对农业的影响(六)

    长期以来由于中国一直奉行的是农业支持工业发展的产业关系政策,国家的宏观政策是向工业和农产品消费者倾斜。由于WTO规则的基期是1986一1988年,中国今后对农业的支持水平不能超过1986一1988年平均农业生产总值的10%,即约485亿元人民币,按现行汇率仅57亿美元,这是发展中国家的最低水平。同发达国家相比,这一水平就更低,如美国在减让期国内支持水平有着高达238亿美元的基数,其中大部分直接给予农民,即使按贸易规则削减20%,、今后仍可能使用191亿美元的各类支持措施;欧盟削减国内支持水平仍可达796亿美元;日本削减后也还有283亿美元。只要在其承诺水平内,这些国家仍可以大量使用对农产品的价格支持,保持其农产品的竞争力。相比之下,中国能使用的国内农产品支持措施的空间就小多了.今后,即使中国经济发展水平提高到具备了大规模反哺农业的能力,485亿元人民币的支持基数留给中国的空间实在是大小了。

  WTO规则中还有一个“绿箱”政策,即免于减让产品协议。但就这个政策而言,中国也处于不利地位。发达国家的农业虽然其产值在国民生产总值中所占有的比重已经很小,但其所获得的政策投入仍然很多。如在衣产品协议基期,免于减让的“绿箱”政策水平,美国241亿美元,日本为150亿美元,韩国为42亿美元,其他国家也都有较高的投入水平。相比之下,中国对农业的投入较少,包括基础设施建设、粮食储备、贫困地区的扶持、自然灾害救济、生产资料的补贴等,1986一1988年3月的平均投入水平为276亿元人民币,按当时的汇率折合76亿美元,这仅仅相当于日本的1/2,还不及美国的1/3。

  出口补贴是增加产品出口竞争能力的重要手段,WTO规则虽然对其进行约束和削减,但由于部分成员有巨大的基数,即使削减后,仍可积极使用出口补贴。如美国可使用近6亿美元的出口补贴,加拿大仍可使用3.6亿美元的出口补贴。专家认为,中国虽然在1986一1990年有出口补贴,但随着外贸体制的改革,已取消这一措施。虽然中国提出的出口减让表中的基期金额按当时汇率计算高于美国的出口补贴水平,但谈判中这亦是双方争论的焦点之一。美国认为,在1986一1990年,中国农产品国内价格低于国际市场价格,出口应具竞争力,这些出口补贴可能包括出口公司本身的经营不善,因而对这些补贴是否属于贸易规则意义下的补贴提出异议,并且强调中方在很多场合宣称取消贸易补贴,因此缔约方要求中国将出口补贴约束在零水平。如果中国的出口补贴最终真约束在零水平,这对中国农产品的出口竞争力将是很不利的。

  加入世贸组织对中国农业的另一个影响是国外农产品对国内农产品的冲击,中国农业专家们认为,这是中国农业在国际化过程中所面临的最大挑战。专家分析,根据WTO规则和国内外市场的情况,加入世贸组织后,中国面临进口冲击压力的农产品主要是粮食、棉花、植物油、食糖、羊毛和牛奶。

  90年代以前,从总体上看,中国粮食的国内价格低于国际市场,粮食产品在价格上具有竞争优势。但是,由于近10年来,中国生产成本以平均每年10%的速度递增,国内市场价格上升速度很快,1986一1995年,国内小麦价格由537.2元/吨上升到1662元/吨,玉米价格由450元/吨上升到1556元/吨,大米由778.4元/吨涨至2859元/吨,分别上涨了209%、246%、 267 %。1997年7月,中国小麦价格已高于国际市场价格48.5%,玉米高26.2%,大豆高30%。因此,中国粮食的价格竞争优势已经完全消失,粮食作物已不再具有比较优势。棉花按减让基期平均价格计算,中国棉花价格低于国际市场价格,但是随着近年来国内价格的上涨,目前二者已基本持平。现行的流通管理体制,是国家对棉花产量的90%实行定价收购,如果考虑种棉比种粮投入多的因素,一旦价格放开,棉花价格将大幅度上涨。因此在WTO框架下,中国棉花生产也不具备竞争优势,将面临进口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