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主页 > 关于WTO > 基础知识 > 中国与WTO


加入WT0对农业的影响(五)

    一、1978-1997年的中国粮食贸易进大于出

  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粮食产量最大的国家,同时也是世界粮食贸易的重要参与者。多年来,中国一直是大米和大豆的重要出口国,玉米大规模出口是在80年代中期,中国玉米出口在国际市场已占有重要地位,1993年中国玉米出口量占全球玉米出口量的17.18%;中国小麦进口占世界小麦进口的比重也相当大,1989年最高时为13%,较低的年份也在4%以上。

  粮食是中国的主要贸易农产品。粮食是中国第一大进口农产品,其进口额在农产品进口总额中所占的份额均在园艺产品、畜产品和水产品之上。

  相对于进口而言,中国粮食出口额在农产品出口额的份额最小,排在园艺产品、畜产品和水产品之后,但从趋势上看,粮食出口在农产品出口中的比重曾现明显的上升趋势。

  但从进出口总量上看,中国的粮食贸易具有明显的波动特征。从1978~1997的20年中,有14个年份为粮食净进口,粮食净出口的年份只有6个, 20年实际净进口粮食12254万吨。

  中国在多数年份里为粮食净进口国,1978年到1997年的20年里有14个年头为粮食净进口。20年来,中国进口粮食23757万吨,出口粮食120l3万吨,净进口量达到12254万吨。中国粮食参与国际贸易,是在粮食立足国内基本自足的前提下,保证在正常年份粮食自给率不低于95%,利用国际市场和资源,调剂国内粮食的丰歉、品种和区域平衡。中国粮食进口的历史资料显示出,改革开放20年来,中国粮食进口量从未超出这样的标准, 1995年进口粮食最多时为2081万吨,占当年国内产量的4.46%。中国参与世界粮食贸易,不仅在于总量平衡调剂,而且在于粮食品种间的平衡调剂。总体来说,国内粮食供需平衡通过进出口贸易进行适当调节,当国内粮食产量上去的时候,就出口一部分;产量下来了或粮食生产处于低水平徘徊时,则进口一部分。中国粮食进出口贸易的品种调剂格局大致是:进口小麦,出口大米、玉米。大豆虽然在总体上表现为出口,但在近几年出口明显减少,呈现出明显的进口倾向。

二、中国粮食进口品种单一、出口品种较多

  中国粮食的主要进口商品品种结构单一,但在近几年有所改变。中国粮食进口主要是小麦,1978~1997年的20年里,小麦进口为200l3万吨,占同期全国粮食进口总量(24688万吨)的81.06%;大米、玉米和大豆等的其它粮食进口不足20%。近几年,中国粮食进口结构发生了显著的变化,最为明显的是小麦的进口比重大幅度下降,1995~1997年的进口小麦占进口粮食的比重分别为55.89%、69.75%和27.38%。1995~1997年中国大豆的进口增长迅速,3年的进口量分别为29万吨、111万吨和273万吨,分别占当年粮食进口的1.39%、9.25%和39.57%。

  相对进口来说,中国粮食的主要出口商品品种较多,主要出口品种是玉米、大米和大豆,1978~1997年的20年里,三种粮食出口占全部粮食出口的81.26%。出口量最大的是玉米,20年来玉米出口总量为7277万吨,占全部粮食出口的58.53%,其次是大米(1513.9万吨,12.18%)和大豆(1312万吨,10.55%)。近几年,中国粮食出口商品结构发生了显著的变化,最为突出的表现是小麦的出口在中国粮食出口中占有相当比重,1995-1997年中国出口小麦占粮食出口粮食的12.15%、46.53%和6.29%,1997年中国粮食出口结构变化最明显的是玉米出口大幅度增加,全年出口661万吨,占当年粮食出口的76.95%。

三、世贸组织与中国粮食贸易政策

  (一)中国农业的国内支持

  从总体上讲,中国现行农业政策大部符合农业协议所规定的“绿箱政策”(如国家采取的一系列财政支农政策、商品基地建设以及农业开发项目等,可以免予减让,而有关市场支持政策(如收购政策)则属于负保护政策(国内支持总量AMS为负数),也不需承诺减让。因此,关于中国农业的国内支持谈判目前只涉及透明度问题。

  粮食产品的国内支持情况:AMS负值最高的是稻谷,1993~1995年平均为-237.54亿元,其次是小麦(-89.29亿元)、玉米(-42.09亿元)和大豆(-11.17亿元)。虽然在1995年大豆AMS为正值,仅占当年大豆产值的0.02%,远远低于10%(WTO《农业协议》规定,若发展中国家特定产品AMS低于该产品总值的10%,免除减让承诺)。这就是说,就特定粮食产品而言,中国也无需作出减让承诺

  (二)农产品市场准入

  在加入WTO谈判中,中国承诺对农产品进口采取约束关税方式,实行关税配额管理(Tariff Rate Quotas,简称TRQs,即对配额内农产品进口实行低税率,配额外进口实行高税率)。削减关税、实施农产品关税配额管理是中国就加入WTO与各方谈判的焦点。

  1.进口关税。自1992年以来,中国政府已5次自主降低进口关税率。经过中国政府宣布的1997年10月1日降低关税,目前中国已将农产品算术平均税率削减至21.2%,其中,原料为16.5%,半成品为24.2%,制成品为27%。不管是出于中国加入WTO的需要,或是适应中国扩大对外开放与深化改革的要求,未来几年内中国均有必要进一步降低农产品进口关税的总体水平。

  2. 关税配额问题。中国承诺对重要农产品进口实行关税配额管理,但如何确定农产品的关税配额量却是比较棘手的问题。按《农业协议》规定,对于进口量较少的农产品,应承诺“最低市场准入量”的进口义务,亦即发展中国家农产品的关税配额量最低不得少于该产品国内消费总量的3%;对于那些过去进口量超过国内消费总量3%的农产品,应按“现行市场准入量”承诺关税配额。如果目前中国粮油进口按“现行市场准入量”来确定关税配额量,如以1993~1995年为基期,由于这刚好是中国粮食进口较多的3年,平均每年进口粮食约1221万吨,以此基数确定粮食进口关税配额量,显然难以接受。

  (三)农产品出口补贴

  中国从1990年开始取消了农产品出口补贴,并曾经承诺不再恢复采取出口补贴措施。由于近年来国内农产品成本迅速上涨,农产品的低价优势已逐渐消失,而且发达国家仍在一定程度上使用农产品出口补贴,中国农产品出口竞争能力面临越来越严重的挑战。因此,中国在谈判中曾提出:希望保留使用出口补贴的权利。在世界贸易组织第五次中国工作组会议上,为推动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谈判的进程,同时也出于中国深化改革和扩大对外开放的需要,中国代表团宣布进一步降低关税、消除关税壁垒的同时,也宣布取消农产品出口补贴。至此,农产品出口补贴谈判宣告结束。

  (四)卫生与动植物检疫措施

  根据WTO规则:各国可以采取正常的以保护人类健康、动植物生命安全及其生长为目的的卫生与动植物检疫措施,但不应构成不公正的歧视,从而造成隐蔽性的农产品贸易限制;所采用措施和依据原则应以国际标准、准则和建议为基础,并以科学的依据为标准,各国可以实施高于国际标准、指南和建议的措施,但必须具有以科学根据;鼓励各国尽可能参与相关的国际组织及其附属机构等等。

  农产品贸易中的卫生与动植物卫生措施,是基于保护居民、动物和植物的生命安全和健康的需要而采取的措施。作为以保护人民安全健康和消费者利益为出发点的检验检疫制度,是当今世界各国的必备手段。尽管中国在加入WTO的谈判中,与各谈判方就规范卫生与动植物检疫问题,具有共同利益和合作前景,但同时,也潜在不少分歧和争端的可能。

  从本质上看,中国加入WTO的农业谈判,关键仍是农产品市场开放和进出口利益问题,如降低农产品进口关税增加农产品市场准入机会等。但是,考虑到12多亿人口的发展中农业大国的粮食安全、社会稳定,以及农业在较长时期内仍需支持中国经济的增长,预计今后中国农业与贸易政策改革可能在较大程度上需与中国总体改革步伐相一致,这也决定了今后中国粮食贸易不可能在短期内实现完全的自由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