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主页 > 关于WTO > 基础知识 > 中国与WTO


加入WT0对农业的影响(十)

    我国农业所面临的巨大压力,主要来自于两个方面:(1)农产品的供给保障。我国农业资源紧缺,特别是耕地资源、森林资源和水资源较为匮乏,而人口持续增长,人均农产品需求增加,这是一对十分尖锐的矛盾;(2)农民就业不足,农业劳动生产率低下。在我国农业日益走向市场化的今天,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无疑会给我国农业发展创造巨大的空间,也将成为进一步深化农业改革的巨大推动力。

  1.入世是农业走向国际化、现代化的必由之路

  国际化是我国农业发展的一个基本趋势。农业现代化的过程,说到底是农业产业的制度改革、技术创新、资本积累和人才提升的系统工程及其综合结果,需要在世界范围内优化配置资源。中国在50—70年代,由于受当时国际环境和计划经济体制的制约,农业基本上是封闭的自我循环系统。农业与国际经济的联系,仅限于部分农产品原料的出口,以换取工业化所需的外汇。80年代以来,随着改革开放步伐的加快以及市场经济的推行,农业开始与国际经济接轨,其具体内容体现在农业进出口贸易的扩大,吸收外国技术及资本达到一定规模,开始参与国外农业开发等方面。1997年中国的大宗农产品出口有鲜鱼、冻鱼及冻鱼片、冻对虾、活猪、活家禽、鲜冻猪肉、冻鸡、蔬菜等23种,出口总额314.1亿美元,比1980年增长4.78倍。大宗产品进口有小麦、食用植物油、食糖、天然橡胶。原木、原棉、羊毛等10种,进口总额294.2亿美元,比1980年增长1.26倍。农业利用外资初步形成了多渠道、多形式的格局。据统计,从改革开放到1997年底,我国农业利用外资项目7300个,协议金额140亿美元,其中国外贷款项目协议金额64.5亿美元,外商直接投资协议金额65.4亿美元,国外援助项目协议金额10亿美元。农业技术引进已成为迅速提高我国农业科研水平,服务农业的一个重要手段。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共引进作物品种资源约7万份,大大提高了农作物产量和品质,20年来,农业对外科技合作与交流以及科技成果的引进,为我国农业生产注入了新的活力。例如,地膜覆盖、水稻旱育稀植、机械化养鸡、网箱养鱼、农产品保鲜和贮藏等引进技术,已被广泛推广,产生了显著的社会经济效益。其中地膜覆盖栽培技术的引进,带来了我国农作物种植技术的一场革命,推广面积2330万h立方米以上,累计增加农业效益600亿元。农业的对外开放,已经对我国的农业发展发挥了积极作用,对亟侍走向国际化。现代化的我国农业来说,加入WTO将是其向国际化迈进的重要一步。

  2.入世将成为我国农业改革发展新的助推器

  农业现代化建设要求发挥市场机制在资源配置上的基础作用。 WTO是一个以市场经济为基础,主张利用市场手段合理配置经济资源的国际贸易组织。当前,我国正处在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起步阶段,入世,意味着向市场经济和自由贸易制度靠拢,这样一来将使我国的经贸体制融合于世界经济结构的大框架中,将有利于加快引进国外市场经济体制,推动农业和农村深层次改革,改变我国农业生产管理体制,促进我国农业尽快走向市场化。入世后,农产品国内外市场溶为一体,国内生产与世界市场息息相关,国内条块分割、地区封锁将进一步被打破,国际化的市场竞争也将为我国农业生产提供外部压力,促使国内调整农业产业结构,按照市场规律,广泛引进竞争机制,遵循国际贸易准则,参与国际分工和贸易;同时,国内投资环境的改善,将会吸引越来越多的外商投资农业开发,农业科技交流也将日益增多,这些不仅有利于我们提高农业增长中的科技贡献率、转变农业增长方式,也将迫使和加快我国农业转型,即由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由数量农业向效益农业的转变。入世后,我们将可以享受到WTO贸易自由化、非歧视、稳定和可预见、透明等原则的好处,通过利用WTO的多边谈判机制,联合有关发展中国家,提出我们在农产品贸易方面的立场、观点,使得一些发达国家对我们的设置贸易壁垒或解除或减少,创造出良好稳定的国际经贸环境,给我国农业提供了新的发展空间,对扩大我国农产品国际市场占有份额十分有利。入世将成为我国农业发展提供新的巨大空间,也必将进一步推进农业乃至农村改革的深化。

  3.积极参与国际经济大循环,在世界范围内优化农业资源配置,努力扩大农产品进出口规模

  虽然入世对我国农业发展有许多有利因素,但WTO规则是一把双刃剑,它在提供利益的同时,也为我国农业注入不利影响。由于要承担相应的义务,如降低关税,撤除非关税壁垒,开放国内市场等,这会给我国农业发展带来一些不利影响,根据有关专家分析,这种不利影响主要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世贸组织规则的约束,缩小了我国政府对农业的宏观支持空间。表现在我国政府对市场准入、国内支持和出口竞争的调控空间缩小等方面。就市场准入而言,入世后,我国将失去所有农产品的非关税手段,国内市场仅剩关税这一唯一的保持措施,且我国还不具有将原有的非关税措施合法地转化为关税的机会。况且,根据WTO规则的要求。我国的关税还要不断降低。我国农产品关税承诺加入WTO后10年平均水平削减22.1%,这虽然高于发达的WTO成员,但与发展中的WT0成员相比,平均水平仅多于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农业地位并不十分重要的成员。如果考虑我国还是农产品进口国的事实,关税水平的降低,对我国的农业保护同样是不利的。入世对我国农业的另一个影响是国外农产品对国内农产品的冲击,这是我国农业在国际化过程中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根据WTO规则和国内外市场的情况,入世后,面临公平竞争的原则,我国的一些大宗农产品,如粮食、棉花、植物油、食糖、羊毛和奶制品等,均面临着进口冲击,我国农业生产将面临十分严峻的考验。

  面临入世的挑战,我们应按照国际分工和比较优势的原则,着眼于在世界范围内优化农业资源配置,着力发挥我国农产品的国际竞争优势,进一步扩大农产品的进出口规模。对粮。棉、油等国际市场上竞争优势不强的大宗农产品,可以通过关税形式,把重要的农产品进口限制到一定规模,对之实行必要的保护。对这些农产品,还应充分利用WTO的空间。适当扩大进口,进行品种调剂和缺口补充,实行有限保护原则。从根本上讲,提高产业成长能力和增长潜力,提高这些产品国际竞争力。才是自我保护的真正有效途径。我们应在加速品种更新、扩大经营规模、提高机械化水平和推进产业化经营等方面,作出更大的努力。对现阶段及今后一段时期内在国际市场具有竞争优势的一些农产品,如畜禽、水产、蔬菜、水果等,主要是充分利用我国农业劳动力资源丰富,劳动力成本较低的优势,加速农业结构调整、加强农业高新技术及优良品种的引进,提高现设施装备水平,扩大生产规模,改善加工及贮藏水平,推进农业产业化等,以进一步提高这些农产品的国际竞争力,努力扩大出口规模,提高综合效益,也可以为适度扩大我国农产品进口提供较大的回旋余地。

  4.提高质量和降低成本是提高我国农产品国际竞争力的有效手段

  面临即将入贸的我国农业,必须采取有效的对策,只有全面提升我国农产品的国际市场竞争力,才能扩大其在国际市场和国内市场的占有份额。因此就目前而言,增强我国农产品国际竞争力的主要任务是:提高产品质量和降低成本。改革开放20年来,我国农产品由严重短缺转变为供求基本平衡,甚至出现部分农产品暂时过剩的现象,农产品质量也大为改观。但是在国际市场上,我国农产品总体质量不高。提高农产品质量,主要包括外观质量和内在质量两个方面。外观质量的改进需要在品种。生产技术、产品分级、包装和贮运等方面下功夫;内在质量主要包括营养。安全和适用等指标。营养主要是指有利于人类改善体质、增进健康。安全性是指清洁生产环境和生产加工过程,减少污染,在这方面发达国家的食品进口标准控制很严。 WTO也十分关心其成员的食品安全和健康安全,如植物与卫生检疫协议、农业协议、贸易技术壁垒协议均对此作出了相应规定。适用性就食品而言,主要是指符合不同国家和地区消费习惯。降低农产品成本,包括降低生产、贮运、加工、流通等环节的成本,其内容涵盖改良品种、改进栽培养殖技术、扩大经营规模、发展专业化生产、提高生产效率、改善贮运条件和手段、提高加工层次和水平、更新营销观念、拓展营销渠道和调整贸工农三者间利益关系等方面。

  5.重视国际范围的农业产业转移,提升我国农业的整体素质及综合效益

  发达国家农业在不断调整结构,通过输出资金、技术和管理等,向发展中国家转移其一部分农产品的生产,以获取更大的利益。这种转移主要有三种情况:一种情况是把本国劳动密集型农产品,如蔬菜、果品、花卉等,转移到劳动力价格较低的国家生产,利用这些国家的劳动力资源价格优势,降低农产品生产成本;一种情况是把容易造成环境污染的产品,如蓄禽、水产品等,转移到国外生产,保护本国生态环境,实现本国农业资源永续利用和经济可持续发展;还有一种情况是由于国内农业资源紧缺,从而把相关农产品的生产转移到国外,利用国外的资源生产所需的农产品,如日本在巴西投资办农场,生产国内所需的粮食。一些发展中国家在接受发达国家的产业转移方面,表现出了十分积极的态度,这些国家充分利用自身的国际比较优势,主动吸引转移,一些新兴产业已初具规模,并成为这些国家新的经济增长点。如泰国的养殖业,哥伦比亚、肯尼亚的花卉业等。这些发展中国家吸引产业转移,进行本国农业产业结构调整的经验,有不少方面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在此之前,韩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的农业就已经经历了接受转移到向外转移的过程。因此,在农业国际化过程中,面临入世的中国,不仅要注重了解和研究发达国家的情况和经验,还应注重研究一些发展中国家的情况。入世后,我国农业在现代化进程中,应该更加积极主动地吸引国外资本、技术及管理等生产要素,开发和利用我国的农业资源,因地制宜,发展各地区的支柱产业,为我国农业国际化过渡到高级阶段积累经验和实力。同时,根据需要和可能,逐步实施从接受转移到向国外转移的战略,发展境外农业投资,重点向非洲及拉丁美洲等地区拓展。在世界范围内优化农业资源配置。我国农业必将通过国内进而在国际范围内的结构调整,促进我国农业整体素质及综合效益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