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主页 > 关于WTO > 基础知识 > 中国与WTO


加入WT0对农业的影响(一)

    谈判获得突破的原因

    农业是中美WTO谈判中争议最大的部门之一,是谈判的焦点和难点,粮食贸易又是其中最重要的问题。这次终于能够达成协议,原因是多方面的。

  第一,中美农业在资源方面存在极大差异和互补性,有互利合作的广阔空间,合作协议的最深厚土壤在于它具有长期的经济合理性。

  第二,我国经济的发展和国际地位的提高为达成协议提供了有利条件。我国的经济实力,不仅与改革前相比有了天壤之别,即便与93年申请恢复GATT席位的第一次冲刺时期相比也有了显著差别。我们的贸易伙伴意识到,把中国排除在WTO之外是一个代价很高的政策。

  第三,从时机上看,“入关谈判”已谈了13年。WTO今年11月将开始新一轮谈判,在达成新的多边协议之前将不接纳新成员国。如果中美谈判不能有突破性进展,中国可能在5年左右时间内不能进入WTO,这可能会抬高我国今后加入这一组织的门槛。此外,克林顿的第二届总统任期即将结束,所以谈判双方都有早日解决的愿望。

TCK小麦进口问题上我方作重要让步

  从新闻报道的消息看,达成协议的关键是我国在涉及小麦、柑橘、肉类进口的动植物检疫管理政策方面做了重要的调整和让步,其中,“矮腥黑穗病”小麦进口问题关系到两国农业贸易的最大宗商品,尤其具有关键性意义。

  TCK是一种小麦病害,它具有种子传播,土壤传播,远地传播并且难以根除的特性。小麦感染该病后产生腥臭味黑穗,造成减产和商业价值损失。不过,TCK感染的小麦经过加工食用对人类健康没有负面影响。

  我国没有TCK但美国太平洋西北七个州有TCK。为了防止TCK通过贸易方式传入并危害我国小麦生产,我国从1972年开始对美国这七个州生产的小麦实行进口禁运,对此美方认为不必要和不合理,长期以来通过多种渠道,要求我国解除这一禁运。主要理由是:①由于TCK传播对气候、土壤和感染密度的严格依赖条件,通过贸易感染概率极小,据研究仅为五十万分之一,可以忽略不计。②历史证据显示,即使在TCK感染区,小麦生产长期趋势未受显著影响。③中国不是进口种麦,而是用于加工食用。④禁运政策给经济上造成明显代价,因为从太平洋地区向中国出口小麦可显著节约运输成本。

  这次我国在TCK问题所作的具体让步,并不是我国政府放弃了通过动植物检疫保护我国农业的原则立场,而是作了务实有效、而又较好地照顾到美方利益的调整。我国以前的禁运政策,在一定程度上以“零风险”要求为假象目标,实际上,由于美国国内谷物流通系统并未对TCK小麦采取隔离性措施,因而即使我国实施禁运政策,也没有根除美国小麦在其国内流通过程中与其它产地的小麦混杂后出口到我国的可能性。控制TCK风险,必须并且只能通过加强海关检查实现,发现受感染小麦后即用可靠方式加以处理。

  依据这一客观务实的思路,我国同意解除对美国太平洋西北部七个州的小麦进口禁运,今后将加强对美进口粮食和其他农产品的海关动植物检疫,一旦发现TCK小麦,就转运到海南省处理加工,因为海南不具备小麦生产的气候条件,该省与我国北方小麦产区有海峡相隔且距离遥远。这就最大限度地实现了保护我国小麦生产免受TCK危害的目标。

让步对我们的农业有无损害?

  现行贸易体制下,我国对粮食贸易的控制主要通过许可证、配额以及准国有垄断贸易等非关税手段实现。当前农产品进口,均由中国粮食进出口总公司及有关部门核准的公司负责进行。放宽美国的小麦进口(的第一步)只是行政上增加配额和降低关税,并不是敞开国门进口美国的农产品。

  从长期来看,开放粮食市场的根本问题之一是美国要求我国逐步降低在粮食贸易上的非关税控制。认识到这一点对于理解”中美农业合作协议”至少有两方面意义。

  第一,这次我国放弃对TCK小麦实行进口禁运政策,对两国粮食贸易总量不会有很大影响。

  这次我国政策调整主要涉及进口粮食在美国的区域分布这一结构问题。从美方来看,我方政策调整确实是他们争取到的重大让步。从我们角度来看,这一让步本身并不要求支付特别大的额外代价,并不会立即或直接给我国粮食生产造成压力,也不会对农民收入产生显著影响。然而,这一政策调整在客观效果上解开了长期以来两国贸易关系分歧的一个死结,为农业合作达成协议和中美WTO谈判带来了成功的奇迹。这样一个双赢的结果,不仅内容积极有利,而且在贸易谈判策略和技巧运用上也可圈可点。

  第二,达成农业协议不等于美国放弃了要求我国粮食和农业开放的最终目标,而只是表明美国在农业领域降低了为中国进入WTO设立的“门坎”,或是用一种务实的态度把过去的要求分步实施。克林顿在朱镑基访美前夕的对华政策讲演中指出,如果中国承诺恪守WTO规则,美国就应当支持中国进入WTO。这一立场对于中美农业合作的含意是:进入WTO门坎是一方面条件,恪守WTO规则是另一方面条件。

  中国农业将直接面对国际生产者的竞争和冲击。由于我国粮食生产平均成本较世界水平要高,《协议》肯定会对我国农产品带来空前的压力。……关键在于农产品市场放开后我们是否有足够的手段来抵销其消极影响,以及我们是否在制度上做好了应对的准备。

  我国农业是劳动密集型经济,劳动生产率很低,目前国际市场农产品价格约为国内市场价格的60一70%。农产品市场略有放开,可能使广大农民陷入困境。现有的统购分销体系会受到很大压力,形成国家收购的粮食长期囤积,市场上畅销低价外国粮食的局面。一旦财政无力承受,被迫停止高价收购政策,抛售存粮,粮价将急剧下降,可能对农村经济形成巨大冲击,影响农村的稳定。对此我们必须有清醒的认识。

  中国遍地小农经济,抗不住国际大农的竞争。……国内市场价格高,又不能以关税保护,国外低价农产品及其制成品更要冲击国内市场,进而打击我国分散小农从事的小规模低效益的农业生产。

  应当澄清一旦粮食自由化,我国注定要从国外进口所需要的大部分粮食的误解。由于经济规律的作用,即便在完全自由化的贸易环境下,我国的粮食自给率也很难下降到70一80%以下。